•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无障碍浏览|
网站首页 > 省内外动态

推动“两岸青山·千里林带”建设系列报道之一|因地制宜种树 长江两岸更美

作者: 发布时间:2022-06-14 08:29 信息来源:重庆日报 访问次数: 字体大小:

3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首都义务植树活动时强调,林草兴则生态兴,森林是水库、钱库、粮库、碳库,现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进入了实现生态环境改善由量变到质变的关键时期。

重庆是筑牢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的最后一道关口。前不久召开的全市“两岸青山·千里林带”建设现场推进会提出,今年重庆将安排3.01亿元资金,进一步按照峡谷景观生态屏障类、浅丘产业生态屏障类、城镇功能生态屏障类“三类”分类指导,落实滨江景观生态隔离带、中山生态产业发展带、高山生态防护林带、消落区固土涵养生态带“四带”布局,同步提升生态、景观和经济效益,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

重庆“两岸青山·千里林带”建设自2021年启动以来,是如何推进的,取得了哪些成效,还存在哪些困难?重庆日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采访。敬请关注。

▲丰都县兴义镇长江村沿江一带林木葱茏。(市林业局供图)

巫山县巫峡镇文峰村,碧绿的大宁河水从山脚淌过。

山坡上,一株株红叶灌木陆续抽出新芽。

3月22日一大早,护林工人黄龙斌就在丛林里忙活开了。他小心翼翼地修剪掉枯败的枝条,查看有无虫害发生,又将几株倒伏的新苗扶正,把土踩实。

“以前这里是一片荒坡,不少地方山石裸露,连草都不生。这些年新栽的红叶树逐渐成林,也带动了村里的旅游发展,来看红叶的游客特别多。”黄龙斌身后,郁郁葱葱的林木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年多来,重庆围绕“两岸青山·千里林带”建设,在长江沿线种下了一片片生态林、产业林,实现绿化与美化、增绿与增收的有机融合。

适地适树

为两岸披绿

红叶是巫山的“生态宝贝”。早在2020年,“两岸青山·千里林带”建设正式启动之前,我市已在巫山进行试点,在长江、大宁河沿线大力开展红叶保护和补植。

结合国土绿化提升,文峰村在坡上栽种了黄栌、女贞等乡土苗。可黄栌红叶长势不好,零零散散不成规模。

“山上土壤贫瘠,一般的树木很难生长。”黄龙斌说。

他和工友们便在陡峭的山石中凿出一个个大坑,填上营养土,再种下红叶。他们先后完成1.2万亩红叶树林的补植,消灭了断档和“天窗”,丰富了红叶品种,在大宁河沿线营造了一片红叶景观林。

据了解,在“两岸青山·千里林带”建设中,我市预计用10年时间完成营造林315万亩,主要解决长江等大江大河重庆段两岸水土流失难治理、城乡生态修复困难多、生态屏障功能仍然脆弱等突出问题。

今年,我市就将完成50万亩营造林建设任务。

“不同于普通的营造林,‘两岸青山·千里林带’在提升城市生态屏障功能的同时,还兼顾了景观品质与特色经果林发展。”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为此,我市围绕“三类”“四带”布局,按照适地适树的原则,在长江干流及三峡库区回水区,嘉陵江、乌江和涪江重庆段两岸第一层山脊线,选择适宜的有较高季相变化的树种开展营造林,丰富森林层次结构,凸显四季自然变化,促进长江沿线生态旅游业发展,为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开拓新路径。

具体而言,在大小三峡、乌江、嘉陵江等峡谷地区,以栽种女贞、栾树、柏木等乡土树种为主,全面保护峡谷自然生态环境和生物多样性。对生态敏感区、脆弱区、退化区进行重点修复,为“三峡红叶”“乌江画廊”等森林生态增绿添景。

在丘陵低山地区,则重点布局了柑橘、笋竹、荔枝、龙眼等特色经果林,并结合乡村振兴,建设森林乡村,发展乡村旅游、森林康养等,实现增绿与增收双赢。

此外,我市还在中心城区和沿江重点城镇,开展江河岸线近绿亲水生态修复,栽种了桂花、玉兰、紫薇、红梅等花卉苗木,将绿化与美化结合起来,提升城市人居环境和生态屏障功能。

丰富林相色相季相品相

促进森林提质增效

经过多年努力,重庆目前森林覆盖率已达到54.5%,排名首次进入全国前十。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现有森林资源总体质量不高,低质低效林数量大,全市乔木林平均蓄积量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全国每公顷乔木林蓄积量96立方米,我市只有72立方米)。

因此,重庆还在“两岸青山·千里林带”建设中,加大乡土珍贵树种推广,不断丰富林相色相季相品相,改善林分结构,促进森林提质增效。

永川国有林场原本是以马尾松为主的纯林,森林面积约15万亩。“尽管林场每年都在管护,但仍有很多小树弱树面临着松材线虫病入侵的风险。”林场负责人郭元松说。

结合“两岸青山·千里林带”建设,林场对低质低效林、疏林地、无立木林地、松材线虫病除治迹地等地块实施了升级改造,营造了以桢楠为主的混交林,形成了针阔混交复层异龄林,提升了森林质量。

记者在该林场的桢楠培育基地看到,一棵棵桢楠幼苗正从营养袋中破土而出。温控育苗室内,十几名基地工人站在操作台前,将配置好的营养基质娴熟地装入营养袋中,为新一轮育苗做准备。

“这便是无纺布轻基质育苗技术。”郭元松拎起一个营养袋说,“和普通的营养袋相比,轻基质泥土含量不到10%,主要成分为泥炭、缓释肥、谷壳、珍珠岩等,不仅保水、保肥力强,且后期移栽时也更轻便。”

为保障项目建设中的苗木供应,目前我市已建立起14个保障性苗圃,并大力发展无纺布轻基质育苗等技术。去年,全市保障苗圃出苗规模突破3000万株,其中年培育桢楠、红豆杉、银杏、柏木、光皮梾木等珍贵树种苗木2000万株。

“林地生产力也同步提高了。”郭元松说,以桢楠为例,树木成材后,每亩地的经济价值在80万元—100万元左右,而一亩松林的经济价值却不到2万元。目前,永川国有林场已完成1万余亩桢楠树苗的移栽补植,逐步构建起健康、优质、高效的森林生态系统。

深挖造林空间

破解新增绿地难

2月份,涪陵珍溪镇洪湖村,青菜头采收接近尾声。种植大户李真明扛着锄头,将一茬茬留在地头的青菜叶子撸在一起,还田作肥,“青菜头采收后,土地没有绿植覆盖,空荡荡的很不美观。”

事实上,我市许多地方都存在着类似的情况。尤其是在“滨江景观生态隔离带”与“中山生态产业发展带”交界处。由于地势平坦,大部分地块被划为基本农田,受耕地保护等因素影响,绿化增量空间十分有限。

“随着造林面积的逐年递增,可以利用的绿化空间越来越少。”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坦言。

如何解决这一矛盾?

“我们的做法是,在不破坏耕作层、违规占用耕地植树造林的基础上,通过粮食与非粮食作物的间作、轮作、套种等,增加土地利用率,实现农业生产与造林绿化的科学统筹。”该负责人表示。

洪湖村便从中找到了机会——全村2000多亩菜地套种桑树,每年青菜头采收后,桑树才陆续抽出新芽,既不影响蔬菜生长,又能为山坡披上一层绿装。

“桑树具有耐旱、宜存活的特点,还能增强土壤肥力,这是我们根据当地种植习惯精心挑选出的经果林树种。”洪湖村村支书郭中礼告诉记者。

不仅如此,我市还充分利用城市废弃地、边角地,鼓励采取拆违建绿、留白增绿,以及通过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利用路旁、水旁、村旁、宅旁“四旁”闲置土地等见缝插绿,加大公共绿地建设。

在垫江长龙镇龙田村,镇干部带领村民在房前屋后栽下了紫薇、斑竹等花卉植物。

“过去,村民们习惯在闲置地上散养家禽,到处又脏又臭。环境美化后,村民们也自觉养成了爱干净、讲文明的习惯。”村干部黄成平说。

云阳县则将城市山体生态修复与公园景观协同营造,在城市坡坎崖、废弃地等边边角角种上了樱花、红枫等景观树,打造了一批社区体育文化公园、小游园、小广场、生态停车场等,不断满足当地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目前,重庆正在开展在国土空间规划中明确造林绿化空间这项工作。接下来,我们将围绕生态空间挖潜力补‘天窗’,生产空间调结构还林草,生活空间增绿量添色彩,以宜林荒山荒地荒滩、荒废受损山体、退化林地草地为主开展绿化。力争到2030年,将‘两岸青山·千里林带’项目区森林覆盖率提高到60%以上。”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届时,长江两岸将形成“层林叠翠、四季花漾、瓜果飘香”的美好景象。(生态修复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